我沒有選擇!--訪印尼移民家務工Yima

訪問:胡穗珊
Image
Warsiti從印尼來香港做傭工已經超過10年,經歷了四個僱主。她的朋友都叫她Yima,原來那是她教外甥女的第一句廣東話,那就是「姨媽」,後來她在香港的朋友也開始這樣稱呼她。 More

Advertisements

「我不想看見人們受苦。」 ──南非家務工工會總幹事萬德的心路歷程

文: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 張燕歡、魚仔

一個堅毅不屈、傳奇女士,一生貢獻給工會,為其寫下辛酸的感受,她是南非家務工工會秘書長、國際家務工網絡主席──萬德女士。Image

她有40年搞工會和民主運動的經驗,20歲出頭就從事家務工工作。當時南非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國家。黑種人只能當低等工作,例如家務工、清潔工。而萬德,就在開普敦一白人家庭裏工作。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