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選擇!--訪印尼移民家務工Yima

訪問:胡穗珊
Image
Warsiti從印尼來香港做傭工已經超過10年,經歷了四個僱主。她的朋友都叫她Yima,原來那是她教外甥女的第一句廣東話,那就是「姨媽」,後來她在香港的朋友也開始這樣稱呼她。 More

Advertisements

步履艱難——被遺忘的外傭工運  訪印尼移工工會

The forgotten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movement – interview with IMWU (Chinese only)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