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艱難——被遺忘的外傭工運  訪印尼移工工會

The forgotten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movement – interview with IMWU (Chinese only) by Chinese University of HK Post
步履艱難——被遺忘的外傭工運  訪印尼移工工會中大學生報 2012年4月號  Posted on April 5, 2012
文、訪問、攝影:熙

ImageImage

早前外傭居港權事件鬧得熱哄哄,但「搶資源」論的民粹恐慌,蓋過了許多有關移民工權益的理性討論。其實,外傭作為身處異鄉的基層勞工,除了他們的居港權,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關心和探討。相信大家都對本地工人的勞工運動略有所聞,但對外傭的工運,又認識多少?

香港現有約30萬外籍家務工,每天在港辛勞工作,釋放了本地婦女的勞動力,支撐著無數中產雙職家庭的生活。她們跟我們一樣,都需要活得有尊嚴,不希望終日惴惴不安。可是,她們不但要忍受思鄉之苦,還要面對低工資(每月3740元)、長工時(廿四小時候命)的剝削,甚至要在缺乏安全感的環境裡工作(例如未必有自己的睡房)。更重要的是,她們常遭到中介公司的無理對待,如刻意隱瞞法例和收取極高的中介費。這樣,又怎稱得上是有尊嚴地工作和過活?

筆者於上月11日參與了亞洲外傭協調機構(AMCB)發起的國際婦女節移民家務工遊行和集會,此行動藉慶祝三八婦女節,指出現時外傭面對的各種問題,要求政府承認及落實執行國際勞工組織家務勞工公約(ILO-C189),並將最低工資提高至4000元。當日天色灰暗且一直下著微雨,我跟隨由不同工會和組織組成的印傭隊伍出發,觸目所及的,都是她們鮮艷的橫額和衣飾。聽著響亮的歌聲和「Long live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國際團結長存)!」、「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s!」、「加人工,4000蚊!」等口號,沒想過百多人的遊行隊伍,竟可以如此氣勢如虹…… 團結和自信,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吧。

然而,這班移民工是如何組織起來的?她們的勞工運動又面對著什麼困難?

一星期後,筆者訪問了印尼移工工會(IMWU)的兩名成員Sringatin(副主席)和Yima(行政幹事)。每逢星期天,IMWU都會在銅鑼灣的印尼領事館門前集會示威,要求印尼政府正視印傭面對的種種問題。炎熱的下午三點,IMWU的紫色旗幟插滿了圍著她們的鐵馬。她們在領事館對面熱烈傾談和高呼口號,領事館則一如以往關了大閘。

中介公司的魔爪
示威結束後,筆者就跟Sringatin和Yima坐在馬路邊進行訪問。她們戴了頭巾和穿著鮮紅的T恤,眼神有點疲憊。說起自己的苦況,她們都滔滔不絕:「印傭來到香港一定要交很昂貴的中介費,其實印尼政府都沒有要我們交7個月中介費,但在香港大家都要交7至10個月,差不多是2萬1千至3萬元。新人來港每月都要從工資扣除3000元(中介費),只餘下700元,700元在這裡有甚麼用?如因工作未滿7個月被解僱而要找另一個僱主,則會愈交愈多中介費。」她們說其實印尼領事館一直都知道這問題,但遲遲都未解決,只懂「扮唔知扮睇唔到」。

Sringatin補充:「以前中介公司和老闆都會收起我們的護照和身份證,因為中介公司很害怕我們離開它。可是今年印尼政府規定每個印傭都必須加入中介公司,我們因而不能自己搞合約。」她們每星期天都示威,就是因為不想加入中介公司。事實上,香港政府並沒有強迫外傭加入中介公司,例如來自泰國和尼泊爾的家務工都可以自行跟僱主訂合約。「我們不想跟中介公司一起。」她們一再表示對中介公司的不滿:「所有新人都不准放假,但(中介)又不會賠錢。」

「我們希望印尼政府告訴我們哪一間中介公司是好的,哪一間是壞的」Sringatin如是說,然後Yima苦笑道:「其實間間都唔好‥‥‥」她們指出現在印尼政府屬下的中介公司約有265間,其他則有差不多1500間,「我們不知道哪些公司是真的。而且我們知道僱主其實都不希望用中介公司,因為僱主都要交中介費。」可見她們認為加入中介公司,只會讓它們賺大錢,實在百害而無一利。

組織工作困難重重
面對這樣的剝削,IMWU如何組織印傭來抗爭?「大家都是受害者。大家都不想加入中介公司和不想申請海外工人身份證。(印尼政府要求她們交290元甚至1500元去申請這種身份證,但她們明明已經有護照和香港身份證)我們每星期都會到維園告訴其他姊妹為何工會要抗爭,並跟她們說,大家若要解決問題就得走在一起。如果大家沒有團結沒有分工,只各自做自己的事,就不行了。」她們之所以要做那麼多工作,是因為印尼領事館從來沒有主動為印傭提供勞工權利及印尼法律等重要資訊。故此她們都認為組織工作很重要:「我們一定要給她們教育,並且要每星期都來這裡示威。」

然而Sringatin無奈地說:「其實,很多時候她的僱主有問題她才來找我們。所以我們廿四小時都要開著電話‥‥‥印尼領事館即使有熱線,但打十多次都沒有人接聽。因此她們一遇到問題只會向印傭工會和其他組織求助。」可是,原來最大的麻煩和困難是:「首先是放假,很多印傭都是一個月只放兩次甚至一次假。又例如今天,剛才這裡的姊妹大多都是只放半天假。另外是地方,我們很難在維園找地方集會,因為有時保安會投訴我們聲浪過大。就算星期天放假時我們想找個地方好好坐下和傾談,都很困難,有很多地方香港政府都不容許我們坐下。」印尼領事館也不太支持她們的工作:「有什麼事也很少邀請我們參與,因為他們覺得我們很嘈吵。其實我們試過跟他們討論,但他們從來沒有跟進,根本無助解決問題。」沒有時間和地方,缺乏香港和印尼領事館的支持,要做好教育和組織的工作,又談何容易?

團結就是力量
除了印尼姊妹的支持,本地人和其他外傭的支持也重要嗎?「對呀。我們加入了職工盟,也希望跟其他相關的本地組織合作。我們也加入了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FADWU),有香港、印尼、泰國、尼泊爾和菲律賓的工會在內。」她們會聯同不同的本地勞工和移民工,一起討論和行動。

關於團結,她們還特別提及學生:「我們也希望同學來支持我們。」我問他們有什麼想跟香港的學生說,她們樂得笑着回答:「希望香港學生真的支持我們,我們可以一起傾談,也希望他們幫忙,因為我們真的很想跟他們一起工作。因為現在香港人都不太明白我們的問題,常常都有人投訴我們。其實我們也不想這樣,但我們真的沒辦法。」

後記
訪問的過程中,看得出她們真的很疲累,但仍能邊說邊笑,並盡力使用廣東話裡最準確的字讓我明白每一句說話。

身處異地,受到經濟、種族、性別三重壓迫,唯一可依靠的就是團結──集合力量,為勞動者,為自己所愛的、遠方的家人去鬥爭。至於要爭取同樣面對資本家剝削的本地基層勞工的支持,使真正的工人大團結可以發生,則還有漫漫長路要走。而我們,身為掌握着很多資源和時間的大學生,也有責任去關注這一班被社會排斥和壓在最底層,但每天都為我們的社會付出血汗的移民工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