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選擇!--訪印尼移民家務工Yima

訪問:胡穗珊
Image
Warsiti從印尼來香港做傭工已經超過10年,經歷了四個僱主。她的朋友都叫她Yima,原來那是她教外甥女的第一句廣東話,那就是「姨媽」,後來她在香港的朋友也開始這樣稱呼她。 More

「我不想看見人們受苦。」 ──南非家務工工會總幹事萬德的心路歷程

文: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 張燕歡、魚仔

一個堅毅不屈、傳奇女士,一生貢獻給工會,為其寫下辛酸的感受,她是南非家務工工會秘書長、國際家務工網絡主席──萬德女士。Image

她有40年搞工會和民主運動的經驗,20歲出頭就從事家務工工作。當時南非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國家。黑種人只能當低等工作,例如家務工、清潔工。而萬德,就在開普敦一白人家庭裏工作。 More

虐傭 Domestic Workers Abused – a chat with my worker (in Chinese only)

明報副刊,女人心心筆在妍,筆者: 屈穎妍 2012-07-09

之前兒歌天后的菲傭馬桶床引起了一陣哄動,後來《明報》記者也做了個專題揭示各種各樣的外傭睡法,包括棺材房、廁所打地鋪……讓人嘆為觀止。

我記得好多年前也聽過一個菲傭是睡浴缸的,每晚在客廁浴缸上蓋一塊木板,就這樣過了兩年光景。

跟家中外傭說及這些個案,原來她們最介意的不是床鋪狹窄,而是生活上思想上的囚禁,然後,她告訴我一個在同村打工的同鄉故事…… More

My Hands 我的一雙手

More

步履艱難——被遺忘的外傭工運  訪印尼移工工會

The forgotten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movement – interview with IMWU (Chinese only) More

I’m the child of OFW

我是菲律賓海外勞工的女兒(英文文章)

– by Imari from the Philippines, mother working in Dubai and father in Saudi Arabia More

Integrating Domestic Workers in a National Trade Union Center

December, 2011
Cheung Yin Foon, Hong Kong Domestic Workers General Union/HKCTU More

Previous Older Entrie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